Shamanic Healing: We Are Not Alone 
An Interview of Michael Harner by Bonnie Horrigan 
© Shamanism, Spring/Summer 1997, Vol. 10, No. 1

Michael Harner, Ph.D. 是一位人類學家, 也是Foundation for Shamanic Studies (縮寫FSS)的創始者.  FSS為非營利組織, 致力於保存還存在地球上的薩滿知識與教導如何應用薩滿之基礎理念於現代生活上.  
 
Harner於1961年開始學習薩滿療癒.  他有著University of California-Berkeley的博士學位, 是紐約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的前任教授與系主任, 也在Columbia, Yale, UC Berkeley 任職過.  他曾也是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的人類學部門的主席.  他的著作有The Jívaro, Hallucinogens and Shamanism, and the classic The Way of The Shaman.   
 
在他的薩滿學術研究的過程中, Harner住在也曾與亞馬遜河上游, 墨西哥, 祕魯, 加拿大北極圈, Samiland, 和西方北美的原住民合作.

Alternative Therapies 在一個暴風雨的日子於Harner在Mill Valley, California的辦公室訪問了他.  以下文章來自於FSS journal, Shamanism, Vol. 10, No. 1 (Spring-Summer) 1997, 但原出版於1966年Vol2, No.3 的 Alternative Therapies雜誌. 

 
甚麼是薩滿?
Michael Harner:
 
“薩滿”這字來自於Tungus語言, 指的是可以透過意識狀態的轉換旅行到非尋常世界的人.  用這字語的好處是因為西方人不懂這字的涵義.  字語例如”wizard”, “witch”, “sorcerer”, 與”witch doctor” 有著他們的言外之意, 含糊, 與既有聯想.  雖然”Shaman”這字來自於西伯利亞, 但薩滿的運用存在於所有有人居住的大陸上.

 
經過多年的研究, Mircea Eliade , 在他的著作 Shamanism: Archaic Techniques of Ecstasy 裏結論薩滿是地球上所有宗教傳統的基礎, 然後薩滿最重要的特徵之一就是透過意識的轉換旅行到其他的世界.    
 
我們的文化會覺得一個人很前衛如果他探討有關身心的連結, 但我們的頭腦與其他身體部分的連結之事實一點都不新, 這是好幾百千年來就被知道的事實.  但我覺得薩滿最重要的地方是薩滿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  我的意思是, 當我們人類慈悲的協助他人解決痛苦時, “helping spirits” 守護靈們就會有興趣介入.    
 
薩滿在自己的部落裡常被稱做為”see-ers” 或 “people who know”, 這是因為薩滿們的知識系統來自於親身體驗.  薩滿不是一個信念系統.  他是根據個人在療癒, 取得資訊, 或做其他事情上的經驗.  事實上, 如果薩滿無法得到需要的結果, 他的部落就不會再用他了.  很多人問我, :你怎麼知道一個人是薩滿?” 我說, “這很簡單.  他們有旅行到其他世界嗎?  還有, 他們會製造奇蹟嗎?”  

 

薩滿是宗教嗎?

薩滿是方法不是宗教.  他與不同文化中的宗教系統並存著.  在西伯利亞, 你會看到薩滿與佛教, 喇嘛教並存, 然後在日本, 薩滿則是與佛教並存.  沒有錯, 在泛靈論的文化裏常會看到薩滿人的蹤影.  泛靈論者相信萬物靈魂的存在.  而在薩滿文化裏, 薩滿人與"spirits"時常互動以便獲得需要的效果, 所以在泛靈論的文化裏看到薩滿並不稀奇.  但是薩滿人並不信仰"spirits."  薩滿人與"spirits"說話, 與他們互動, 但他們看待"spirits" 就像是看待他的房子與家人一樣.  薩滿並不是信仰體系, 這一點很重要.  

薩滿不排他.  他們不會說, “我們的療癒系統是唯一的."  薩滿人是以全面性的角度來看療癒, 他們會與例如藥草師, 按摩師, 整骨師等合作, 因為薩滿人的目的是協助病人復原, 而不是來證明只有他的系統可行. 

在不少文化裏, 薩滿人得到的回饋是病人給的禮物, 但如果病人去世了, 他們通常會退還禮物.  這一點是值得讚賞與學習的, 應該可以幫忙減低我們現在的健保費用. 

 

我的了解是薩滿式的療癒有分兩部分: 醫學層面的 & 靈性層面的?

薩滿人跟植物, 動物, 所有自然界對話.  這不是隱喻.  薩滿人在意識轉換的狀態下就是這樣實際的運作著.  我們的學生很快的發現透過與植物的對話, 他們可以學習到如何利用植物來配置藥方.  從古老時期開始薩滿人就是如此的運作著.  他們對於植物的認知本來就很多, 但這並不是必要的.  與個例, 愛斯基摩人無法接觸到很多的植物, 所以他們與其他生物合作.  但是生活在亞馬遜的薩滿人就會知道很多的植物與每種植物的歌曲, 而這些知識都是植物教導他們的.     

我有一位美國學生透過與植物的直接學習, 發展出了一套找尋與利用療癒性植物的方法.   他發現他發展出的藥典跟中國古老的藥草知識 (本草綱目)很雷同.  我另一位德國學生與礦石合作, 也學習到如何利用礦石療癒的方法.  他的發現則跟古印度流傳下來的方法很接近. 

這引領著我們到達一個很重要的關鍵點:  所有被知道的, 所有可以知道的, 薩滿人都可以在"Dreamtime"取得.  這就是為何薩滿人可以預言, 為何他們可以回到過去.  透過紀律, 訓練, spirits 的協助, 知識的源頭是可及的. 

 

當一位病人請一位薩滿人協助療癒時, 會發生什麼事情?

舉個例, 薩滿人可能會為了診斷行走一趟旅程, 從心靈的角度來找出病人的問題點. 尋常世界角度的診斷到底是什麼並不重要, 因為心靈的疾病與身體上的疾病並沒有很簡單的一對一配對. 你不可以說, “這個等於那個." 所以薩滿人通常會透過一個旅程找出心靈的起因, 然後針對那起因來決定療癒方法.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 人如果不強壯 – 心靈層面有力量 – 他會容易生病, 容易發生意外, 也容易有厄運. 這個說法完全超越了我們對於疾病的普通解釋. 薩滿協助病人連接他們自己的心靈力量. 這種心靈力量好比是一種心靈的免疫系統, 但我不會將他們做一對一的等義. 這只是個相似的比喻. 這力量幫助抵抗疾病. 如果一個人時常生病, 我們很清楚的會知道這個人需要力量的連結. 一位健康的人可以透過vision quest連結心靈的力量, 但薩滿人的工作是協助那些無法為自己找回心靈力量的人找到那力量的連接.

我們的文化會覺得一個人很前衛如果他探討有關身心的連結, 但我們的頭腦與其他身體部分的連結之事實一點都不新, 這是好幾百千年來就被知道的事實. 但我覺得薩滿最重要的地方是薩滿們知道我們並不孤單. 我的意思是, 當我們人類慈悲的協助他人解決痛苦時, “helping spirits” 守護靈們就會有興趣介入. 當有人是無私的, 也不是家人, 願意寬宏大量的, 慈悲的幫助他人減輕痛苦與疾病時 – 這時如果有2個以上的薩滿人界入會更好 – 奇蹟就會發生. 所以薩滿要告訴我們的不是頭跟其他身體部位是連結的, 而是我們並不孤單.

 

甚麼是靈魂復元?

任何有創傷的人,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 可能已經失去了他們部份的靈魂. 這裡指的"靈魂"是一個人這一生的心靈本質. 療癒失落靈魂的技巧稱之為靈魂復元療法, 而典型的薩滿做法就是去尋找那失落的靈魂碎片, 然後將之還原.

一直到8年前, 大部分住在西方世界的人會覺得靈魂復元是個迷信與無根據的方法, 但現在世界已不同了, 而改變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我同事也是薩滿人的Sandra Ingerman 在這方面的努力. Sandra 是 Soul Retrieval 與 Coming Home 這兩本書的作者. 很多年前在Santa Fe, NM, Sandra 在執行個案時聽到了他一位有著童年被嚴重虐待經驗的個案提到, 當他在被虐待的當時, 他的心靈是不在場的. Sandra 聽到後馬上知道他個案有一部分的靈魂已經離開了 (如果完全離開, 人就去世了), 所以他協助了他的個案找回那失落的靈魂碎片. 從那次以後, Sandra開始透過靈魂復元療法協助那些有著童年創傷的人們, 也有著驚人的效果. 今天在西方, 靈魂復元療法是薩滿療癒的重要元素之一.

當然, 如果你問一群人, “有多少人覺得你們失去了你們靈魂的一部分?" 幾乎每個人都會舉起他的手. 在很深沉的層面, 這個問題有著很自然的覺知. 對了, 就算是很小的創傷也會造成某個程度的靈魂失落, 但也是可以被處理與療癒的.

另一個主要薩滿療癒技巧是取出 (extraction). 取出技巧是去除心靈層面的侵入. 就像在尋常世界裏有病毒的感染, 心靈層面的侵入也是會有的. 我們不是指惡靈入侵, 這情況比較類似白蟻入侵木屋. 如果你家有白蟻, 你不會說白蟻是邪惡的, 你會說, “我要把他們趕出我家." 同樣道理, 薩滿人會去除那些影響身體健康的存在 – 那些心靈層面的入侵者, 然後去除他們. 這去除方法不是透過旅程, 而是在意識轉換下, 實際的在中部世界運作的.

 

要如何達到薩滿的意識轉換境界?

在90%的世界裏, 薩滿意識轉換的境界是透過運用單調的敲打聲響的輔助技巧而達成的, 常用的樂器是鼓, 木棒, 沙鈴, 或其他. 在另外大概10%的世界裏, 薩滿人會利用迷幻藥來轉換他們的意識狀態.

透過當地迷幻藥的輔助, 我於1961年在Conibo 印第安人(祕魯的東部)的指引下開始接觸薩滿. 當我回到美國, 因為沒有ayahuasca的來源, 我實驗用鼓聲來替代. 結果發現鼓聲是有效的! 這不應該對我來說是個驚喜的結果, 因為薩滿人利用鼓的事實在全球各地都有被記載著. 薩滿裡面的種種一切之所以存在是因為他們有效果. 在這好幾萬年來, 薩滿人發展出了一套可通過長時間考驗, 利用身心靈來療癒的系統, 藥草配方…等等. 再一次強調, 薩滿系統是受過時間考驗的. 所以如果90%薩滿文化裏的療癒師都用了同一個方法, 我們會留意這些方法. 當然, 也會發現他們真的有效果

回去"取出"extraction的技巧: 這技巧需要薩滿人在意識轉換的境界下, 看進入個案的身體. 大部分的薩滿運作, 包含旅程與取出, 都是在黑暗中進行, 因為薩滿人希望可以減少尋常世界的刺激, 例如光, 聲音…等, 然後轉換到肉眼無法看見的世界去. 薩滿人學習利用X光視線來看進入身體, 找到疾病的位置, 然後取出那疾病的根源.

 

這是類似去除靈體的侵入嗎?

“去除靈體的侵入"與"取出"有關聯但不是一樣的.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 當我們為了靈性目的而旅行時, 離開中部世界是必須的. 古時候, 薩滿人在中部世界旅行可能是為了要看遠親是否安好, 或者是找尋遷移中動物族群的位置. 但是今天我們的工作大多都發生在上部與下部世界, 那裡是薩滿人從古至今旅行的地方. 薩滿人通常不喜歡吸引中部世界的靈性存在, 因中部世界的靈性存在大部分都在混亂的狀態中也沒有力量. 到上部或下部世界, 我們接觸到的是慈悲, 有力量, 有智慧的靈性存在.

薩滿人除了療癒活著的人也療癒已過往的人. 這些薩滿人被稱作為"psycopomps" 或"魂的導引者". 要記得,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 當你在昏迷的狀態時, 你就是死了. 所以如果有人昏迷不醒, 薩滿人會尋找他們然後問他們是否想要回來. 如果當事人無意願, 薩滿這個系統不會硬將人留在這尋常世界裡, 因為薩滿人知道我們所在的尋常世界不一定是最好的. 當薩滿人執行旅程找尋哪昏迷不醒的人詢問意願之後, 如果他們想要回來, 薩滿人的工作就是帶他們回來這尋常世界. 如果他們不想要回來, 或者是他們已在瀕死或去世的狀態中, 薩滿人的工作則是帶領他們到達他們的幸福之地, 而不是讓他們在中部世界遊蕩.

現在我們回來"去除靈體侵入"的議題. 大多數的靈體侵入個案都是遭已去世的人所侵入的. 這些已去世的人還存留在中部世界裡, 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已經過往了. 如果有人失去力量或經驗靈魂碎片的失落等, 他們較容易吸引那些在渾沌狀態中的中部世界存在的進入. 這叫做無意識的侵入.

一旦已去世的存在了解他們已經過往, 且也給予了薩滿人他們的允許, 薩滿人會引領那些存在超越中部世界, 使他們可以與心愛的人重聚. 等個案去除了外在靈體的侵入之後, 薩滿人接下來會協助個案找回與修復他們的魂與力量, 這樣個案就不會再容易收到侵入了.

去除靈體侵入的工作每個文化的做法都稍些不同, 但基本原則是一樣的. 我希望有一天我們的文化可以認知這工作的重要性, 讓薩滿人可以專注在靈性疾病的療癒層面上, 合法的與非心靈的醫學專業一同工作.

 

請問你覺得為何現在我們不這麼做呢?

很不幸的, 科學發展的有一部份是基於對歐洲教會的反應, 科學將靈與魂視為非事實, 所以無法列入科學理論的考量. 但現在我們有了一個更早的定位, 諷刺的是, 那是在18世紀發表的一句信仰宣言. 實際上, 科學從來無法推翻靈性存在的事實. 在21世紀的今天, 我想要呼籲: 是時候停止一個只根據信仰 (對無靈魂論的信仰 ) 的科學了, 我們需要的是真正的科學, 一個不規範說那一些起因無法成立的科學.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取出"的療癒, 請問要"取出"的疾病是從哪裡來的?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 所有人都有靈性的一面, 無論他們有沒有認知到. 當人在憤怒, 忌妒, 或敵意的情緒狀態中, 他們不只會在言語與肢體上做發洩, 在無意識的狀態下, 他們也會在心靈層面上執行暴力行為. 換句話說, 如果有人無知於薩滿原則, 他們是可以傷害到他人的心靈層面. Ecuador 西部的Untsuri Shuar 與 Jivaro 族群稱這些侵入為"魔法飛鏢". 那裡曾經有不少的紛爭與戰爭, 有時候療癒師會很憤怒, 忘記了紀律, 然後利用他們的力量做以牙還牙的動作. 但要知道這是一個大錯誤, 除了不道德以外, 自己的安危也會受影響. 無論一個人在當時如何合理化自己的情緒與行為, 那些代表著宇宙巨大愛與力量的靈性存在們都會與你切割. 好似充電池. 我們可能還存有一些力量有能力傷害, 但力量的源頭已不支持我們了. 我看了很多在亞馬遜的例子. 薩滿人在憤怒中傷害了他人, 但他們發射出的最後都會回到自己身上, 造成自己的傷痛或死亡, 連直屬家人都會被影響.

這不是說我們不可以對他人憤怒. 這只是提醒我們要有紀律, 要知道界線的存在. 你可以用語言發洩對他人的怒火, 但是請控制你的心靈層面. 為了你自己的存活, 因為如果你選擇不協助他人解除痛苦與受難 – 尤其還反方向操作 – 你的事業會很快的結束, 也有可能已經去世了. .

如果我的瞭解是正確的, 薩滿可以協助一個人恢復完整性與拿回自身的力量, 然後那完整性與力量會進而療癒那個人. 所以在這框架下, 一個有力量的人有能力療癒自己.

在外行人的眼中, 這看起來好像是他們在療癒自己. 但這自我療癒的概念排除了靈性存在的事實.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 沒有一個人可以長大成人如果沒有得到心靈層次上的守護, 無論他們自己知不知道. 自我療癒是世俗的概念, 這概念也不錯因為他教導人們要為自己的疾病負責, 也要為自己的死亡負責. 但這也意謂著在死亡的那一霎那, 我們都是失敗者, 因為我們要負責我們的所有. 從薩滿的角度來看, 我們沒有那麼重要. 我們不是宇宙裡面最重要的角色. 薩滿的角度是謙卑的, 雖然看起來像是自我療癒, 但其實是我們有了幫手. 薩滿在他的角色裏, 也只是快速了那可能性.

 

所以一個人無法自我療癒?

可能有些個案是如此, 我不想要排除這個可能性. 自我療癒是世俗角度的觀念, 算是意識層面的一提升, 因為這有點像我們終於認知到原來頭腦跟身體是連結的.

你可以說一下尋常世界與非尋常世界的不同嗎, 尤其針對醫學方面?

“尋常世界"與"非尋常世界"這字眼來自於Carlos Casteneda. 尋常世界是指我們一起看到的這個世界, 是個我們都同意有時鐘掛在牆上的世界. 非尋常世界是薩滿意識狀態的世界; 當你的意識經過轉換後, 你可以看到你之前在尋常世界看不到的.

尋常世界的細節是大部分人都承認的, 但非尋常世界則是個人化的. 在非尋常世界所得到的訊息是針對個人而訂做的 – 其他人可能無法感知到的, 不同於尋常世界的傳播, 每個人收到的資訊是一樣的.

非尋常世界也是一個經驗的世界; 我們與這世界交流, 在裡面看到, 觸碰到, 聽到, 感覺到. 薩滿人用心來看非尋常世界. 在非尋常世界裡, 如果某件事對不同人有著同樣的涵義, 這表示他們的"心"是一樣的. 在尋常世界裡, 什麼是什麼跟我們的情緒無關; 例如, 房間的門. 如果我給你看我已過往母親的照片, 我們兩人跟那照片的情緒關聯是不會相同的. 但如果我說"母親", 每個人看到的是他們自己的母親, 則我們心中的情緒會比較接近 – 不會一樣, 但接近. 所以就算是從心看到一樣的事情, 還是會有稍微不同的地方, 因為每個人的個性與故事不同.

“非尋常世界"這字眼很好用, 因為它提醒我們這個世界的進入與薩滿意識狀態有關. 這清晰了我們的想法. 很多年來, 不少人對於薩滿人的類似說法很困惑: “我執行了一趟旅程, 一去就去了3年, 然後什麼跟什麼發生了." 那薩滿人在非尋常世界裡住了某地方3年, 但有可能在尋常世界裡只離開了半小時.

 

請問關於占卜?

薩滿人的工作包含占卜. 為了找到問題的答案, 我們可以為自己執行一趟旅程, 或請從事薩滿運作的人幫你進行一躺旅程. 就算個案是陌生人問了個問題, 薩滿人還是可以透過旅程或其他方法找到跟個案有關聯的訊息, 因為靈性存在們知道. 薩滿要知道的只是方法, 與他們指導靈的協助.

請問醫生或護士可以如何利用薩滿?

有時我會非正式的稱呼我們的基金會為"薩滿大學." 我提到這點是因為基金會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透過訓練人們, 將薩滿還給這星球. 我們很多學員的職業是醫生或其他醫學專業, 是這些人需要去找到方法整合他們所學. 我們並沒有現有的樣板可以提供. 在未來幾年, 我們希望可以辦一場講習會, 邀請我們在醫學界的學員們, 互相交流, 探討他們如何將在基金會裡所學的運用在他們的職業上.

 

我了解基金會對於鼓聲與健康這方面在進行研究. 你可以大概說一下嗎?

感謝加拿大的一個基金會讓我們有機會進行有關薩滿旅程, 鼓聲, 與健康的研究. 我妻子 Dr.Sandra Harner 是"薩滿與健康"這個計畫的負責人. 她的研究有兩大方向, 而其中一個方向就是研究薩滿旅程與鼓聲, 和人體免疫系統與情緒的關聯.

在研究的過程中, 她發現符合某些心裡狀況的人有著比別人好的免疫系統反應. 這主題很有趣. 她也發現透過薩滿旅程與鼓聲, 研究個案的情緒波動與壓力有降低, 而自我感覺則是有顯著的上升. 其他因還在研究中則無法多說.

諷刺的是薩滿, 這除了藥草以外在地球上最早的療癒系統, 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任何學術方面的研究, 除了我們基金會在有限資源下可以做到的. 我誠心的希望有一天關於心靈層面的因果論述可以被研究, 所以科學才能成為真正的科學.

我們有些醫學專業稱做"趣聞"的記載. 人們通常是在所有方法都行不通時才會尋求薩滿人的協助. 個案常常會一邊接受薩滿人的治療, 一邊繼續到醫院做檢查. 一段時間的雙軌療癒後, 個案診斷起了變化, 但醫學專業通常會將病情的改變歸咎於先前診斷的錯誤. 這說辭我們無所謂, 因為病情發生的起因非常難證明. 很多人想要知道, 你怎麼知道薩滿療癒有效? 請麻煩親身體驗, 紀錄就會產生.

 

請問你目前在做什麼?

我現在最大的興趣是奇蹟. 我在研究那些為奇蹟發生的原則. 我想我們有很大的進展, 因為所有關於薩滿文獻提到的我們現在都有了如何做的知識, 而那也包括了療癒的奇蹟.

明年開始, 我們會與非常資深的學員們開始這奇蹟的計畫. 現在公開這些都太早, 但這計畫是跟對靈性存在的真正覺知有關.

我可以說一些關於靈性存在的事情, 但靈性存在到底是什麼? 在1961年, 我跟隨著祕魯東部靠近亞馬遜的Conibo 印地安人學習薩滿. 每晚利用ayahuasca, 我學習與不同的靈性存在工作. 我曾經與蟒蛇, 美洲豹, 海豚, 以及不同的樹靈們共事. 他們會來, 我們也看的到他們. 有一天, 我被介紹與船上馬達的靈性存在認識, 然後也認識了收音機與飛機的靈性存在. 我認知到所有我們在完全黑暗中看到的, 或眼睛閉上時看到的, 基本上都是靈性存在. 這可能聽起來像是空中的影像, 但是薩滿人可以學習知道那些靈性存在有力量, 而那些沒有力量. 他們也會知道這些靈性存在可以如何的協助與幫忙. 重要是我們要認知到, 所有我們在非尋常世界遇到的都是靈性存在. 那是一個靈性的世界.

一但薩滿人與靈性存在接觸後, 什麼事情會發生呢?

力量就會從非尋常世界轉移到尋常世界. 這兩個世界在概念上是分開的, 但薩滿人可以從一個世界轉移力量到另一個. 當成功的轉移了, 療癒就會發生, 那就是奇蹟

 

你對奇蹟的興趣來自於你的親身經驗. 可以跟我們說一個奇蹟的故事嗎?

這是一個可在尋常世界裡看到的例子. 我一位學生, Carol Herkimer, 在一個基礎課程裡與其他同學在我們所稱的"spirit boat"上. “Spirit boat" 是澳洲原住民, 住在西北海岸的北美印地安人, 與亞馬遜北部的原住民所使用的一個技巧. 一群薩滿人一起旅行到時空之外的下部世界或上部世界去學習或療癒. 當一群被訓練如何與靈性存在接觸的人, 為了幫助一個人一起進行旅行, 那是非常有力量的.

那一堂課的教室是在紐約曼哈頓Canal Street 的一間舞蹈教室"The Kiva." 跟其他舞蹈教室一樣, 教室的地板是平整光滑的, 我們都要很小心以便避免造成地板的任何磨損. Carol 那時剛經歷不久一場重大的車禍事件, 所以無法跟其他同學一樣坐在地板上. 她坐在有著金屬腳的椅子上. 在課堂上, 我們一群人經歷了"spirit boat"的旅程, 當回到這尋常世界時, 大家做了經驗分享. 在旅程中, Carol 經過了火之海 (在非尋常世界裡). 當她回來時, 發現椅子下的地板有煙冒起, 因為那椅子的金屬腳已在地板上燒條溝, 而Carol並沒有被燒傷. 舞蹈教室的主人很生氣, 而那地板上有燒痕的溝至今還在.

這個例子無法證明什麼, 但就是這樣的巧合事件一直的在累積. 單一事件你無法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如果你發現薩滿的療癒與恢復, 尤其是那些其他方法都無法療癒的個案, 有著很高的關聯性時 – 你就會開始注意.

當你開始了薩滿旅程, 如果你是靈性存在慈悲的想要幫助的那種人, 你就會接受到許多你從來沒有要求或預期的教導. 因為一旦你過了這些門, 不管這些門是什麼, 靈性存在們會根據你的準備狀態教導你, 你的生命就會隨著改變. 就算是單一的旅程也會開始改變你的生命.

(完)

 

文章轉載處:https://blueelectriceagle.wordpress.com/2013/08/30/16/

創作者介紹

城市薩滿 City Shaman

仲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