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療癒在儀式之後」這是薩滿在儀式結束後的清晨,給于所有勇敢的靈魂的一句話。

 

從去年10月底的儀式到現在也滿了一年,我在這一年中像是個反覆衝撞的靈魂。

回到現實世界的我在這短短一年,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在改變。

我一直在死去,也一直在重生。

曾經我自大地以為,這是個超脫,我看透了生死,我不怕死。

但如今我會說,我還在體驗,我還在感覺,我還在玩,我怕死。

因為我還沒「死完」,還好多死等著我。

 

如果每一次的死都一樣,我不需要懼怕,但每一次都不一樣。

 

而我曾經懼怕這樣的「懼怕」,但我現在接受了懼怕這樣的「懼怕」的我。

這就是我,我接受了每一次死去的痛苦。

好吧,我接受了。

每一個人都再告訴我這件事情,

我討厭的人、我喜歡的人都在告訴我,

路邊的落花在告訴我,西下的陽光在告訴我、脫落的皮膚在告訴我、殘破的自己在告訴我

都在告訴我:你看,就是如此,但是不是很美?

 

是不是很美?

 

所有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生老病死、春夏秋冬、日出日落、花開花謝、來來去去...都是美。

最美的就是當下看著這一切發生的自己。

我看著自己發光、逐漸黯淡、暴怒、哭泣、支離破碎、深陷泥濘、呼吸困難、分裂、疲憊、睡著、休息、寧靜、抬頭偷看、竄出、縮回、整理、感動...。

這一切都不是在儀式裡的我,而是儀式後,我的生活。

 

一年了

 

我覺得自己好美。

我像是在黑暗中,玩靈魂拼圖的遊戲。

也許這塊拼圖不起眼,甚至不太好看,但沒有這一片就不完整。

 

什麼是儀式?什麼是生活?沒有分別。

我在生,也在死。

 


 

後記:

本來打得落落長的文章,被逐步刪減到只有一些支離破碎的段落文字。

許多話、許多事,都欲說還休,最後只好卻道天涼好個秋了。

真不符合上升雙子的我(笑

 

去年的10月底,在機緣之下仲司前後進行了4個晚上的死藤水儀式。

在儀式裡我看到了什麼?我感覺到了什麼?

不重要,這些你都可以在網路上搜尋的到。

每個人的旅程不一樣,看到的、體驗到的也都不一樣。

而你跟我的,也絕對不同。那是屬於你的。

這不是心得文,你可以當作是我個人的紀錄,也可以當作故事,或是一首歌、一首沒有規律的詩文。

我的每一個晚上,都是翻騰覆雨般的生死輪迴。這是屬於仲司我的。

 

我把它獻給這一年的 我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仲司 的頭像
仲司

城市薩滿 City Shaman

仲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